2019年度报告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数据保护2019:野蛮掘金时代的结束

李军:2019年是个人数据隐私保护持续推进中承上启下的一年:2018年GDPR启用,2020年CCPA生效。针对个人数据野蛮掘金的时代已经结束。
1天前

中国科技初创企业估值走软

桑晓霓:中美贸易冲突以及对中国国内经济的担忧,压低了中国本土初创企业的估值,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1天前

以历史视野看中美贸易战

梁国勇:“第一阶段协议”能否尽快签署,进而阻止关税升级非常关键。否则,仅仅一份“停火协定”,贸易谈判的前景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2天前

竹子: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星

近年以竹子为基础的替代材料获得中国政府认可。业内人士称,用竹基复合建筑材料替代钢、水泥或塑料,可以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2天前

怎样从科技巨头夺回控制权

福鲁哈尔:我开始揣测,禁止用技术手段跟踪个人,对于恢复美国的竞争和挽救人们对自由民主体制的信任是不是绝对关键的?
3天前

WTO改革2019新进展(下篇)

卢锋:随着新兴经济体与发展中成员发展,WTO成员收入水平差距初步减少;这些变化既是WTO部分促成的结果,又反转对WTO提出改革要求。
3天前

重建乌托邦:中国科幻热的缘起、危机与希望

彭思萌:在第五届中国国际科幻大会上,几位著名科幻作家、活动组织者和科幻学者接受采访,谈他们对当前科幻热潮的看法。
3天前

中国经济2020:下滑时代罗曼史

徐瑾:据说2019年是最困难一年,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那么2020年呢?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风险时代,保守就是最好的进攻。
4天前

2019电影工业大事记

Louis Hothothot:流媒体和大银幕的冲突与和解,Me Too运动的影响,韩国电影被西方称颂,全球电影工业正经历大变革。
4天前

FT大视野:特朗普难以重振美国“锈带”

特朗普在2018年初加征的进口金属关税造成了全方位的经济和外交冲击,但却没有对美国制造业产生预期的提振效果。
5天前

新兴市场债券的下一个10年

格里尔:新兴市场债务波动性和风险较高,但仍颇具诱惑力。对试图投资这一资产类别的投资者来说,未来10年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5天前

如何拯救资本主义

沃尔夫:面对自由民主国家当今的种种问题,需要做的是以前做过的事情:改革资本主义。具体而言,可以从五个政策领域着手。
2019年12月6日

华为舆论风暴的小天气与大气候

刘远举:更高强度、更长的工作时间让中资企业在市场中形成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优势,这种不对称的竞争力是否可持续?
2019年12月6日

2020年:中国经济需要“保6”吗?

沈建光:明年不应“保6”,原因在于中国已经采取刺激措施,但效果不佳;外部环境仍存较大不确定性;过去强刺激措施留下诸多后遗症。
2019年12月5日

孟晚舟事件一周年:从“996”到“251”

刘裘蒂:在中国的“工程师红利”背后,“996”文化是否有相应的报酬来撑?“996”的代价是否还包括“251”的危险?
2019年12月4日

历史对当今美中博弈的启发

沃尔夫:目前最大的地缘政治事件就是美中摩擦,它结合了过去120年中3个冲突时代的特征,我们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2019年12月3日

WTO改革2019新进展(上篇)

卢锋:去年各方注重讨论WTO改革原则,今年议题更为具体。美国率先出牌,中国系统表态,发展中国家频频发声。
2019年12月3日

FT年度报告:中国股市的巨大机遇

中国股市今年表现不俗,明年仍有巨大的上涨机遇,主要原因包括中国的金融市场改革和全球指数提供商对A股的扩容。
2019年12月2日

“印钞”式宽松能否救经济?

徐瑾:降准效果不会很大,印钞有效的前提,在于经济自身的活力。基建与减税的选择题,则考验政府的改革意志。
2019年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