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日韩关系

接近与对话:韩日努力避免矛盾长期化

罗震:韩国对日韩会谈、在今年内结束两国矛盾的需求很迫切,这既是内外压力使然,也是日本变相鼓励的结果。

10月24日,韩国国务总理李洛渊在东京首相官邸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转交了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亲笔信,并就不应放任韩日关系日趋恶化达成共识。而这也是2018年10月韩国最高法院对劳工索赔案作出判决后两国举行的“最高级别”对话。

问题长期化并不符合韩国诉求,正如韩国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洪楠基日前表示,“不管用什么方法,必须在今年内结束韩日矛盾”。为尽快通过对话解决韩日纠纷,韩国一是在提高会谈的级别,从争端后最开始的级别较低的课长级(接近中国的科长级)上升到“最高级”的总理级;二是在保持会谈的连贯性,即使在9月18日通过《战略物资进出口告示》修订案,将日本移出“白名单”后,韩国政府仍表示“已为同日方举行任何形式的对话做好准备”;三是在借联合国大会、日本天皇德仁即位庆典等国际场合拓宽交流渠道,正如洪楠基表示,“除了WTO起诉协商之外,(日韩)双边还在通过其他多个渠道进行接触”。而韩国对会谈的需求之所以如此迫切,既是内外压力使然,也是日本变相鼓励的结果。

一、宏观经济压力

韩国经济运行不理想,造成文在寅支持率下降。韩国盖洛普10月15-17日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民众对文在寅的国政支持率下跌到就任后的最低水平(39%),而在持负面评价的理由中,“未能解决经济和民生问题”(25%)排第一位。作为偏重国际贸易的出口导向型国家,世界经济的下行风险与中美贸易摩擦的不利影响也波及韩国经济发展;日本是韩国的第三大经贸伙伴,日韩经贸冲突使得韩国经济发展的环境更加恶化。

近期,世界银行、IMF、经合组织都下调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期,如经合组织将增长预期从3.2%下调至2.9%,为2010年以来的最低值。世界经济下行风险下,韩国出口也受到影响。世贸组织报告指出,韩国2019年1-7月累计出口额为3173.36亿美元,同比减少8.94%,在世界十大出口国和地区中降幅最大。另外,中美两国分别占韩国出口的27%和12%,中美贸易摩擦也使韩国经济,尤其是以半导体等电子产品为主的中间产品出口受到直接冲击。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分析表示,“中美贸易战将2019年韩国经济增长率拉低了0.4个百分点。”

7月以来的韩日贸易争端进一步打击了韩国经济,尤其影响了韩国作为支柱产业的半导体产业。面对经济困局,在难以改变世界经贸环境和影响中美关系的情况下,解决韩日问题、发展韩日经贸关系虽然也非易事,但韩国可以更加有为。

二、企业压力

贸易冲突下,韩国三星集团等跨国企业集团在谋求恢复韩日企业合作。三星集团是韩国最大的跨国企业集团,对韩国政策的影响力体现在其高经济占比上。三星集团最大的子公司三星电子销售额占韩国GDP的14.6%(2017年),出口占韩国出口总额的20.6%(2019年上半年)。

《日本经济新闻》分析认为,在日韩贸易争端下,三星电子重视日本的采购态度目前并未改变,并强调“对于主导尖端半导体开发的三星来说,从在零部件方面领先的日本进行采购是必然的”。这一是因为在半导体领域,三星主要零部件供应仍依赖日本企业,如在三星公开交易关系的100家主要供应商名单中,日本企业为23家,仅次于韩国企业的39家;二是因为“三星非常清楚改变供应商的风险”,半导体的生产要在2-3个月里完成据称达到数千道的精细工序,即使是同一种材料,不同企业也存在微妙的“特点”,如果改变供应商,有可能招致良品率下降。“对于提高采购力的三星来说,与自主开发相比,从外部采购尖端零部件在成本方面更为合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大发时时彩—明发彩票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