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别策划

G7:5G下的物联网将成为产业基础设施

G7的创始人翟学魂表示,人工智能和5G的普及应用将带来真正的万物互联,从而使其成为产业的基础设施。

“在我们看来,G7正在做的不仅是物流行业的革新,而是以物流为切入点帮助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帮助物流行业降本增效。”G7的创始人翟学魂告诉我,“人工智能和5G的普及应用将带来真正的万物互联,从而使其成为产业的基础设施。G7近几年对于技术的激进投资的自信也来源于此,我们将见到前所未有的物联网运用场景以及由此带来的应用革新,这对于所有行业的影响都是极其深远的。”

作为物联网行业最大的独角兽公司,G7已经在智慧物流行业默默耕耘了近10年。与我们所理解传统的“三通一达”所代表的物流业不同,G7并非传统的物流公司,其面向的客户不是货物的寄件和收件人,而是涵盖快递、化工、大宗商品、汽车、食品等各个行业,其客户中不乏顺丰、京东、苏宁、亚马逊、星巴克、华为等业内最优秀的公司。基于行业独有的物联网技术平台,G7向大型的物流企业和数以万计的车队提供车队综合管理与服务解决方案,覆盖安全、结算、金融、智能装备等车队运营全流程。截至目前,G7服务的客户已经超过6万家,连接车辆超过110万台,是全球最大的车队综合管理服务平台。

图:G7创始人翟学魂

物流行业的成本究竟高在哪里?

2017年,美国物流成本占其GDP的比重约为8%,中国则为15%,从数据上看,当下中国的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仍然偏高,且与美国的差距较大。这让很多享受着“次日达”,“一小时达”的中国消费者感到诧异,“双十一”都不爆仓了为什么中国的物流成本还是这么高呢?其实单从快递行业来比较的话,中国的物流无论从效率还是成本上都是比较低的,但是如果拓展到整个物流市场,快递行业实际上占到整体物流行业比重不到30%,针对于传统行业的整车物流才是主流。《中国公路货运市场研究》显示,中国公路货运市场规模已超过5万亿,整车则达到了70%。对于整车物流行业来说,其客户多是大宗商品,汽车,化工等传统行业,从业的物流公司却多是小型车队,因此行业整体信息化程度低,效率低下。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中国的快递效率这么高,其他物流效率却如此之低呢?”翟学魂说,“其实是他们面对的上游客户不一样,快递面对的是电商,电商本来就是一个高度组织化,信息化的产业。而诸如煤炭化工等企业则是由于自身信息化低导致在物流的组织上成本高,效率低。不同的上游企业对于物流的要求是不一样的,例如快递行业的首要需求是准点,而食品行业则对货物的可追溯性要求更高;如何针对上游客户细分化的需求,提供相应的服务才是最重要的。”翟总提到,国内最著名的水泥制造商海螺水泥是G7的客户,G7的智能挂车可以帮助客户全程监视其高标号水泥的装卸情况,从而保证货物的完整性。在此之前,海螺水泥需要在全国设立200多个检查点,雇佣几千个人逐辆车进行人工检查。

如果从单个物流公司来看的话,油耗成本和人员管理成本则占到成本核算的60%以上。从最简单的车载GPS出发,G7通过近十年在物联网技术的投资,目前可以检测油耗,温度,湿度,轮胎,发动机等近50项指标;在G7上海总部的大屏幕上显示着其客户实时的运输数据,什么时候发动机过热,什么时候司机打瞌睡,哪一辆车油耗异常等各种信息。110万辆车,8年的数据积累,让G7积累了庞大的数据和业内最为先进物联网技术,从而帮助客户解决了从成本控制到安全管理各方面的问题。“油耗和安全管理问题的解决,可以将车队的管理规模从100辆提升到了1000辆甚至更多。”翟学魂说。

相关数据显示,G7的物联网技术服务于货车保险业务后,把追尾导致的死亡事故数量降低到了原来的六分之一;其路口风险算法上线后,路口风险导致的赔付率的从6.81%降低到2.05%;2018年,G7帮助保险公司把平均赔付率从80%以上降到40%多;目前,G7已经做到了把运输过程中95%的生产要素物联网化。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人,司机的安全和司机的管理是物流管理中最困难的问题。目前中国货车司机的死亡率达到了千分之一,是全世界最高的国家之一。”翟学魂说,“所以我们要做自动驾驶的货车,这不仅将大大降低油耗,提升安全性,还可以将物流车队的管理规模进一步扩大,大幅降低成本。” 2018年4月, G7联合普洛斯和蔚来资本宣布共同出资组建自动驾驶科技公司——嬴彻科技,发力城际运输L3级自动驾驶技术的开发与场景落地,提供多种模式的自动驾驶运输资产服务。

“我们的目标是在2021年底L3级别的车达到量产,G7拥有庞大的数据积累,因此在规模化量产和自动驾驶的算法学习方面将会非常迅速;与此同时,G7通过与物流汽车长期的接触,对于客户的核心需求十分了解,帮助主机制造商和零部件厂商理解市场,从而促进L3级别的智能卡车的量产。我们认为自动驾驶商用车将对物流行业具有颠覆性的影响,并且从根本上降低物流公司的成本。”翟学魂说,“我本人对自动驾驶卡车的商业落地深信不疑。”

G7的护城河与朋友圈

在翟学魂看来尽管身处于信息化相对落后的物流行业,但G7却是一家不折不扣的技术公司。而G7在技术方面的巨大投资可以说在整个行业都是非常罕见的,在过去的三年里G7在物联网技术方面的投资达到了5亿美金。“我们认为在未来,物联网服务将是一个基础设施不是仅针对某个行业的专业服务。5G和人工智能将带来新的一轮技术应用的突破,从而成为一种生产力。”翟学魂说,“如果说真有护城河的话,基于大量数据基础上的可靠的技术创新的大规模应用是G7的核心竞争力。”

从默默无闻的车载GPS服务到全流程监控,G7目前在中国卡车市场上获得了近20%的连接率。京东,顺丰等顶级物流公司都是他们的客户,是全球最大的商用车队管理平台。去年10月,G7完成了由厚朴投资领投,宽带资本、智汇基金、晨山资本、道达尔风投、泰合资本参与共计3.2亿美元融资,这笔全球物联网最高金额的融资让外界对于成立8 年的这家公司广泛关注。“G7在前几年对于技术的投入,这几年慢慢看到了回报,”翟学魂说,“人力成本增长和来自于行业上游更精细的要求,让物流企业愿意花更多的钱投资在技术方面。在物流行业,只有极少数的企业才能够做到大规模的技术运营,G7就是其中之一。”

其次,G7还有着强大的朋友圈资源,这让他们的业务延展性更强,目前已经涵盖了软件服务,智能装备资产服务,安全保险以及结算服务等多元化的盈利渠道。以G7在今年推出的智能挂车为例,产品刚一上市就占有了新上市挂车的30%的市场份额,得到包括京东,顺丰等用户的追捧。“我们和顶级的汽车控制系统公司威伯科曾经在发动机数据读取上有合作;他们对于我们的技术能力印象非常深刻,所以威伯科主动找到了我们一起开发智能挂车系统;中集集团是最好的集装箱制造商,我们和他们一起进行智能挂车的车厢加工。”与产业链顶级供应商的强强联手,让G7智能挂车不仅能够实时监测车厢装载情况,记录每一次装卸和货物重量;并且能够智能识别并进行接挂、脱挂。针对大型货车的行驶安全问题,也可以基于大数据与AI算法进行干预。

与蔚来合作自动驾驶,与国际最大的物流园管理者普洛斯进行园区运营合作,与道达尔,新澳合作进行加油结算服务,G7将产业资源,客户资源与自身的技术积累深度结合,不断丰富物联网服务的内涵。“物联网不仅仅是技术,而可以应用更为广泛的全产业场景中。G7在不断的业务探索中,与最优秀的公司合作,不断的拓展业务边界。可以说,我们现在做的一就列业务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都很难找到对标的对象。”翟学魂自豪的说。

“30年前,以GE和霍尼韦尔为代表的美国企业创造了机电一体化技术,从而也创造了新的工业基础。今天,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让我们可以将智能设备与数据渗透到行业的每一个环节,我认为这将是第二次重塑整个产业基础的机会。也许这次,这种颠覆性的企业将会出现在中国,我希望是G7。”翟学魂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大发时时彩—明发彩票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